2007/10/29

A Clockwork Orange(1971)-(台譯:發條橘子)觀後感

劇情簡介:
影片以第一人稱的形式講述了一個名叫ALEX的少年犯的故事。在不遠的未來社會裡,幾個充滿暴力傾向的少年在ALEX率領自己的率領下到處尋歡作樂,在痛打一流浪漢後,他們找到一群欲強姦一少女的流氓,為報私怨大打出手。一場惡戰後,ALEX和同夥駕車飛馳,在馬路上肆意地逆行。郊外的一處寓所,ALEX以發生交通事故為由向這裡的戶主作家亞歷山大夫婦借用電話,當門打開時,他們就戴著面具衝入屋內,毆打作家,輪姦作家的妻子。在瘋狂的發洩完暴力與性慾後,他們才回家休息。

第二天,ALEX痛打對自己不忠的手下,從而確立了自己老大的地位。晚上他們就又一起準備以相同的方法進入富婆"貓夫人"家中,不料"貓夫人"早有防範,不但沒有開門,還在阿歷克斯離開後給員警通了電話。ALEX由窗戶進入"貓夫人"的寢室,兩人展開搏鬥,ALEX失手將"貓夫人"打死。當他慌忙逃出貓夫人的公寓時,卻被手下報復而當場擊昏,最後被趕來的員警逮捕。

ALEX以殺人罪被判入獄14年,為了縮短行期,ALEX自告奮勇,願意把自己當作小白鼠一樣送去為一項叫做"厭惡療法"的充當實驗品。療法很簡單:在注射某種藥物後,醫生們就讓ALEX目不轉睛地觀看各種令人髮指的色情、暴力影片,以使其對色情暴力在生理上產生條件反射式的噁心。但最令ALEX無法忍受的是,放映納粹暴行的影片時,竟然同時播放著他最喜愛的音樂--貝多芬《第九交響曲》!這樣,ALEX在實驗結束後成為了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無法接近女色而且絕對不會危害社會的"新人"。

出獄後回到家的ALEX發現家裡已經沒有自己的位置,禍不單行,流浪街頭,又遭到曾經遭到自己痛打的老流浪漢的報復,正在這時,此時兩個員警前來解圍,他們竟是原來的手下!這兩個手下為報前仇,把ALEX帶到郊外毒打折磨。最後,幾乎奄奄一息的ALEX爬到一戶人家前,他萬萬沒想到這竟是他從前的受害者作家亞歷山大的住所。亞歷山大利用ALEX報復,意圖推翻現任政府……

觀後感:
本片,其實筆者是上了大學以後才知道這片子得存在,因為大學時期有修一門課叫電影史的課程,而課堂老師口經常說著他的愛片,其中包括這部在內,不斷的歌誦著它的奇妙和獨特,是喜歡CULT的人必看的一部片,後來有因為上論壇跟朋友交流,更多人將這部片當作經典一般崇拜,讓我對本片可說相逢恨晚的遺憾,直到後來拜在DVD的普及化,才讓我可以一賭它的威力!

而我目前看了本片已經4遍了,已就被本片的視覺效果和場景深深著迷,非常有70年代的太空科技和普普風的味道,而其中僅僅兩個鏡頭就給我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象。一個是ALEX與他的DROOG們在莫洛克奶吧裡一邊喝著加料的牛奶,一邊考慮幹些什麼壞事。全白的背景,女性裸體形狀的室內陳設,ALEX下眼瞼上的假睫毛,冥想暴力快感的神態,滴血眼球形狀的腕扣,簡直就是把暴力發洩到了極致的魔鬼的樣子。第二個是ALEX在接受路氏療法,發黃的眼球透出絕望。那時,另一個魔鬼控制了他。從暴力的魔鬼到恐懼的魔鬼,我們看到的是人性的喪失。

而導演的美學一直是被列入時尚的尖端,不管是造型或是化妝,甚至光線和場景的設計,本片1971年拍攝,至今已經過了30年了,數次觀看還不時被他獨特的美學深深著迷,而個人最近一直陸續在收集70年代太空時代和普普風風格的家具和電器,如電影中出現很多這類的用品和家具,如圓球型的電視、顏色絢麗而重複性圖案的壁紙或是造型奇異的床,都是讓筆者深深著迷!本片的服裝也是很有可看性的地方,如ALEX跟他死黨就穿著一連身的白色棉系服裝,頭戴著英國紳士帽,手拿著短柺杖,而右眼粘著假眼睫毛,乍看下似乎有點不協調和怪異,可是看久了之後便覺得有格外的味道!

本片導演也是個鬼才,也就是筆者最愛的導演史丹利-庫伯力克,也是我認為最具藝術家氣質的導演之一,他總是毫無顧忌,大刀闊斧地表達最強烈的感受。沒有史蒂芬史匹柏的如履薄冰(在2001年時,史蒂芬史匹伯幫庫柏力克拍了一部生前的未完成夢想的作品,也就是”AI人工智慧”),盧貝松的嚴酷中的浪漫,他就是一個帶著鐐銬跳舞的鬥士,毫無保留地將藝術推到極致。在他一頭捲髮,不修邊幅的大鬍子,加上一個大大的青蛙般的眼鏡掛在他的臉上,顯的格外不協調,有點像最近很紅的《King Kong》的導演Peter Jackson。他豐富的想像力,有達利般的氣度,看他的《發條橘子》和《大開眼戒》,可以聯想到摩天大樓般的糖塊和爬滿螞蟻的手。他對生命的關注,看《2001:太空漫遊》的人類的科技下的無助,和時間跟未來的見解,那是生命的悲歌。

影片攝於1971年。一直到現在,本片在台灣和很多地區國家還是屬於禁片狀態,所以滿難租的到和購買到,而我個人認為被列入為禁片的原因不在於畫面上的處理,不是因為裸露和暴力部分而被禁,單方面認為可能劇情上強力諷刺政府和反社會主義之故,而導致列入禁片之群!這部風格獨特的影片可以引發出許多話題,例如:音樂和人格特徵的問題,人格特徵的多重性問題。本片男主角ALEX無法無天,恣意妄為,卻很喜歡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音樂作品。貫穿影片中的暴力場面也是這些音樂,甚至他跟兩位女生做愛時,也是播著古典樂。這頗有些離經叛道的味道,也有相當大的差異對比。然而,無獨有偶,聽說希特勒這位大暴軍最喜歡的竟也是古典音樂,而是瓦格納的作品。這其中究竟有何關聯,姑且按下不表。只道是惡之花比人們通常想像的可能要複雜?為什麼所謂的古典、高雅音樂對他們沒有制約力?為什麼審美體驗和現世行為會有如此極端的剝離?這真是和世俗觀念開了莫大的玩笑。

ALEX認為: 美好的音樂 = 真心的喜悅 = 暴力
性一般大眾認為: 美好的音樂 = 真心的喜悅 = 祥和, 善良

這相信很多人會發現很明顯的衝突就產生在第三個等號,處在社會道德的約束裡,鮮少有人接受第一個式子,暴力和祥和是無法並存的,可是從這兩個式子可以看到,本源都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當劇情繼續進展,關於善惡的問題也不斷的受到質疑和討論,但是對於ALEX,早在這裡音樂就已經說出了ALEX的本性,即使電影中有出現"善是可以選擇的"這種說法,或者是用人工修改的方式讓ALEX從良,都無法泯滅它的天性,暴力和性對他來說不是宣洩感情那種簡單暫時的事,而是他最開心最享受的娛樂,就像欣賞美好的音樂一樣。

片名《發條橘子》原指帶發條的玩具桔子,是英國兒童常玩的玩具,用在這部影片中實際上是在暗示片中主角少年罪犯ALEX只是一個受人控制的玩具桔子,是為政客競選服務的工具。如果你對另類片有興趣的話 ,應該對《猜火車》(trainspotting)不陌生吧! 猜火車是英國年輕人常玩的一種無聊遊戲:站在月台上,猜一猜下班火車會在幾點幾分進站?開往何處?電影《猜火車》則是描述一群靠領失業救濟金過日子的年輕人,他們閒來無事不是注射海洛英,就是到pub閒扯、釣馬子、找人打架。他們荒誕、墮落的生活著,對未來漫無目標。沒錯,《猜火車》就可以說是90年代版的《發條橘子》,一群對社會對朋友失去信任,而反目成仇及跟以年輕人的態度來解讀這已經病態的社會!而《發條橘子》帶來更多讓你反思的空間,或許前陣子台灣3合一選舉的關係,讓我覺得政治只是一種手段罷了!很多候選人選前開了那麼多空頭支票,而將事情講的美輪美奐,讓人將選票投給他幫助他當選,而選上後卻又頻頻出問題及貪污,我認為我們才是真正的《發條橘子》!只是被政治利用的替代品罷了!

說到電影技法,小弟懂得不多,可是我認為庫導塑造了一個生動、令人驚訝的銀幕形象--惡棍ALEX。影片中有兩處在71年可算是讓人耳目一新的場景。其一是片頭處,從ALEX近景特寫淡入起,鏡頭推出,一直推至莫洛克奶吧的全景以及ALEX開場白的結束,時間分毫不差,鏡頭推出之廣、之順滑讓人讚歎。其二是河邊ALEX與同夥互毆的一景,採用了慢鏡頭與全景,舒緩地表現出ALEX如何將同夥驅走,踢入水中,用刀劃傷同夥手腕的全過程,並以多角度拍下,加之漂亮的剪接。全程可稱是所謂“暴力美學”的範例。更奇妙的是,其間配以古典樂,此種視聽感受大概絕無僅有。此手法漸漸在現代的電影中,也常出現,而可能大家最為津津樂道得應該是香港到好萊烏發展的吳宇森導演吧!從他手中拍出的動作槍戰片,有如在華麗的舞池中,身段美妙的芭蕾女舞者和男舞者的對舞般,慢動作下的肢態和旋樂下的襯托,格外的優雅和美麗!

庫氏對《發條橘子》一片的表演風格進行了大膽嘗試。顯然,他要求演員的表演類似戲劇表演風格,要略顯誇張但又不能過火,要講求動作的力度但又不能失優雅。這使全片具有了一絲荒誕的、黑色幽默的味道。比較典型的就是:當ALEX一夥作惡歸來,當他的同伴嘲笑媽吧裏詠唱《歡樂頌》的女高音時,ALEX揮棒向他打去,而後克制,平緩地收棒並舉杯向女高音以紳士的口吻致歉。顯然,庫伯力克從不願流俗。一切元素的高反差運用是他影片的重要特徵。

在這部影片中,性和暴力作為困擾當代西方社會的嚴重問題,仍然成為了導演的創作主題。庫伯力克從社會學的角度出發,將視角投向未來,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深刻的剖析;並且以假想的形式演示了佛洛德精神療法的可行性和可怕性,在假想背後,庫伯力克敍說的是他在以前多部影片中一再重複的主題:對未來的憂慮。



2 則留言:

missir 提到...

經典的片子,不敢以文字褻瀆之~

壞胚子 提到...

它是我的啟蒙也是讓我走向壞品味的開始
無人能比的頹廢
華麗的病態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