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2

阿飛正傳(Days of Being Wild)(1991)-觀後感(重看)

(左邊海外版海報,將「傳」寫成「傅」)
劇情簡介:
1960年代的香港,因生母在阿飛旭仔(張國榮)長大成人過程中的缺失,他把自己優雅地比喻爲“無根鳥”,對生命中遇到的每一個女人都表現得放蕩不羈,售票員蘇麗珍(張曼玉)和舞女咪咪(劉嘉玲)先後令他感受過溫暖,可是她們也只能當當小情人。爲擺脫沈重和無力感,旭仔抛下一切去南洋找尋生母。

暗戀過蘇麗珍且目睹過她與旭仔情感一路變化的,曾是小巡警今在跑船的超仔(劉德華)在菲律賓又遇到旭仔,是緣分也是宿命,他參與、見證了阿飛命運被改寫的過程。

觀後感:
王家衛的第二部作品,卻是我認真愛上他作品的第一部。

小時後看完電影後,對「阿飛」這名詞,我好奇的很,畢竟台灣很少人用這名詞,後來問過身邊香港朋友「阿飛」這名詞意思?他既然毫不負責任的回答「小混混」,對嗎?!但我心中強烈懷疑他所說的意思,後來查證,原來「阿飛」這個詞應該算是舶來品,原文是Fly,即蒼蠅,寓指那些浪蕩不羈的不良青年。也想起糯米糰曾經有一首歌叫“蒼蠅女郎”,歌中說著: 「我請妳講詳細,妳到底愛哪一個,不要像蒼蠅樣整天四界沾一下,沾一下沾一下沾一下…….」也是在描寫這類型人。

《阿飛正傳》很難看出是王家衛的第二部作品,因為太過完美的設定,成熟電影風格已經明顯讓人一眼難忘。氣氛來自於空間,節奏來自於時間,或許玩視覺的人都懂這道理,但是誰能拿捏好,我想王家衛算是數一數二的人才吧! 《阿飛正傳》屬於過去又屬於未來的電影,無腳鳥的經典臺詞將永遠流傳。影片的背景是懷舊意味濃厚的六十年代,但是隱喻的卻是九十年代香港人的心態。那種虛無的、漂泊的、灰暗的影像適中的折射著這樣一個特殊時代的生存狀態:他無所謂的神情和放棄的姿態。他活著需要理由,如果沒有藉口簡直無法忍受。打人,泡妞,梳頭,顧影自盼。他的精緻在日復一日裏故意消耗著浪費著,生命是那麽的蒼白無用。這樣的一個阿飛,他未必痛苦過,他只是從來都不開心。阿飛本是那麽頹廢,卻又帶著一種無法形容的貴族氣息,張國榮正是用他最合適的一種氣質演繹了這個熱鬧城市中的冷漠和阿飛心底那熾熱的絕望。

《阿飛正傳》從頭到尾都彌漫著一股暗淡的憂傷,濕漉的街頭,昏黃的路燈,灰暗的樓梯,懷舊的時鐘,還有那游離般的眼神,一切都在不經意間把那股懷舊式的濃郁悲情渲染開來。放蕩不羈的阿飛卻隱藏著無法撫平的哀傷,仿佛一切的悲劇早已注定,這就是那隻沒有腳的鳥,這就是《阿飛正傳》。當張國榮那憂傷不羈的面容被定格在車廂一角,我想阿飛才真的開始明白,正如電影結尾的那段話:“世界上有一種無腳的鳥,它只能一直飛,飛累了就在風中睡覺。一輩子隻下地一次,就是死亡的時候。”旭仔死之前一直是這麽認爲的,他就是那只無腳鳥,他有不停下來的理由——他無腳。最後的那一刻,他躺在火車上,睜著眼睛等待死亡,他才明白“這種無腳的鳥其實什麽地方也沒有去過,那鳥一開始就已經死了。”

王家衛得電影中,看出他是一個固執的戀物癖,戀著時間、旗袍、時鐘、懷舊、夜晚,這些元素不斷的出現在他之後的電影中,王家衛總在表達類似的話題,關於尋找,關於愛人之間的近與遠,關於宿命,透過時間的穿梭,特寫老舊時鐘的運走,大量漫長的空間補抓,給人一種漫長真實的時間感,更給人無奈宿命感,時間的流逝卻是最殘酷,它只瀟灑遠去,毫不留情。

電影阿飛裏還有另一層意思,沒有腳的鳥,只能一生無休止的飛,卻不清楚爲什麽飛,飛到哪里。阿飛這個角色應該算是王家衛電影中塑造的經典角色,王家衛電影永遠沒有所謂對與錯,所謂正與邪,所謂好與壞的對立。阿飛的魅力在於他永遠都不會世俗,他的骨子裏有一股讓女人著迷的神秘、不羈、憂鬱。但阿飛卻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爲了尋找他所謂的“親生母親”,或者這寓意著他飛翔的盡頭,或者這寓意著其他的什麽,這也是王家衛電影的魅力所在,他永遠不會告訴你答案,不會告訴你什麽是對,什麽是錯,不像很多電影一定要有個“深刻”的結尾。人性與生俱來的困惑,那是我們的對於生活的遐想,理想,夢想,或者是不切實際的非分之想,或者是冠冕堂皇的自欺欺人,或者這一切根本就是虛無縹緲的遊離狀,但畢竟這是我們自己的靈魂,我們獨有的,不需要效仿,也無法效仿。

有些人愛得很累,有些人愛得很痛,有些人似乎根本沒有愛,於是找藉口說不知道自己愛誰;有些人記憶很好,有些人記性很差,可有些事是怎麽也不會忘記,於是選擇把這些記憶封存起來,有用嗎?有的人傷人了,有的人被傷了,雖然傷口會疼,雖然傷口上會有疤,可是傷口還是會癒合,在某個不確定的時間。

「阿飛」,似乎為張國榮量身訂做般貼切,一舉手一投足顯的迷人危險,這一切來自於自然,不斷的梳理自己油頭,鏡中反射精緻年輕臉龐,是完美是青春,自戀沉醉在爵士樂中,穿著吊咖和四角褲在鏡頭面前,聞歌起舞,踩著恰恰舞步,迷人帥氣,似乎看不出刻意的企圖。

張曼玉那不加修飾,淡眉細眼的感覺是作爲女人的我都爲之傾心的。這個女人年輕時美麗,現在熟女年紀更是散發出獨特卻溫雅的韻味。她有明顯的綠色和白色,綠色是春天的開朗明媚,白色的冬雪的清爽瀟灑,既讓人體會到足夠的熱情,又讓人不敢貿然的接近。這如時尚大師鄭健國Roger說的︰「張曼玉是具有靈性的美,讓人無法抵擋」。

多麼迷人的台詞。
「這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它只能夠一直的飛,飛累了就睡在風裏,這種鳥一輩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死亡的時候。」

「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爲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爲已經過去了。」




6 則留言:

安安 提到...

這真是好看的電影。
你寫得東西也浪漫地讓我驚奇。

壞胚子 提到...

哈哈!哪來的浪漫啊!
只不過是筆者無聊男子個人乏味的嘮叨碎語連篇

感謝你的賞識啊!

ka ming 提到...

不是啦...

阿飛的意思真的是小混混的意思
意即古惑仔

不過香港60年代都是叫阿飛的啊
如死臭飛

如你看過60-70年代的香港電影就會知啊

ching 提到...

寫得很好,的確是一部很好的電影。張國榮和潘迪華的演出於我是最深刻的。感覺蒼涼來自生命中的無力與漂泊。很怕照鏡, 因為怕看見自己的蒼白, 王家偉卻偏要將之呈現出來。

壞胚子 提到...

哈!
感謝ka ming的講解
果然台灣跟香港語言還是有些邏輯上出入

陳若谷 提到...

無意中看到你的博和這篇,阿飛是令我愛上王家衛的原因,百老匯很快會上一場,我趕著去重溫那情懷呢。你的博我會慢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