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7

Stastny konec (Happy End) (1966)-(台譯:快樂的結局)觀後感

劇情簡介:
從情節看,這是一個非常老套的故事。主角是一個忌妒的丈夫和他的偷情的妻子。丈夫跟蹤發現了妻子的不當行爲,難以忍耐,便將妻子殺害,自己也被關進監獄,最後被送上了斷頭臺。

觀後感:
導演Oldrich Lipský雖然不屬於捷克新浪潮的一批,但在捷克電影史上是一位很有創新意識的劇情片導演,他1964年的諷刺劇傑作《Limonádový Joe aneb Koňská opera雷蒙納多.喬》被譽爲最經典的捷克電影之一,他所有的影片之中唯有這部影片是最獨特的,不得不懷疑導演當時拍片的時候是不是病了才會想出這麽一個古怪瘋狂的點子。

的確,電影故事劇情似乎沒什麼值得好說,甚至比台灣類戲劇曲折離奇又荒謬矛盾的劇情相比下,顯的額外遜色,可見台灣編劇其實還滿強的!但電影透過導演巧妙的將整部電影“倒著演”的瘋狂手法,讓電影腐朽化為神奇的有趣,更造成前所未有的視覺震撼,所謂的“倒著演”不是單純只是將時間點移動,更是電影中所有主角台詞都是倒背唸出,甚至行爲,動作,場景,甚至連對白都是反著的,我們能看到倒著走路的人物,死刑犯死後複生,斷頭臺上的斷頭瞬間接黏回主角身上畫面,甚至首先聽到的是對話中的答案,然後才聽到別人的問話!

本片延續按常理出牌的模式演出,會是一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片子了。但是倒著放就不一樣了,它挑戰著人們的慣性思維,一些場景顯得格外有趣,被截肢分屍的屍體一塊一塊拼湊回原形、從演員嘴巴中一片一片將餅乾吐出,東西越吃越多、警察追兇手倒著跑的弔詭動作,如果你沒有一點反向思維能力,估計很難看懂影片。這是電影史上獨一無二的一部完全反向拍攝的故事長片,我實在搞不懂導演爲什麽要這樣拍片,也許是真的想追求一個真正快樂的結局吧。

電影把原本的“得”與“失”進行了互換。明明是獄卒給犯人分粥,我們看到的卻是犯人們紛紛把粥施捨給獄卒;餐桌前舉止優雅的男女不是在喝茶吃點心,而是不停地從嘴裏掏出餅乾;主角回家的場景也變成了離家出走......最有意味的鏡頭在電影最後,也就是男女主角第一次見面的場景。正序:身爲消防員的他在撲滅一座樓房裏的大火,而她正被困火海,在窗口呼救,男主角便爬梯而上,她一下跳到他懷裏得救了。倒序便是:男主角將懷裏的女主角一下扔進大火裏,然後順著消防梯回到地面,任女主角被火海吞沒。

筆者猜想導演似乎想表達一種電影可以倒放,記憶可以嗎?不可以。
回憶,不過是過去的某一點開始朝向 “過去的將來”。還是向前的,意識可以進行回憶,但是意識不可改變思維的時間單方向。

1 則留言:

missir 提到...

我會想看,雖然手法知道是倒著演,但還是想知道畫面的呈現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