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3

停車(Parking)(2008)-觀後感

劇情簡介:
2007母親節,努力補救夫妻感情的陳莫,和妻子相約共進晚餐,車子卻意外被違法併排停靠的車輛堵死、動彈不得。為了尋找車主,他接連與喪子的老夫婦、破產的香港裁縫、火爆的皮條客、被迫賣淫的大陸妹交會,在這個詭異的夜晚,捲近一連串出乎意料的災難…

觀後感:
如電影副標題所說: 找到停車格,不要以為很幸運……
人生就是這麼弔詭,總覺得很多時候自已遇倒幸運之神的降臨,但誰知道,卻偏偏是更多痛苦的鋪陳遇襲,讓你措手不及。臺北市登記的汽車數量爲一百多萬輛,但卻只有五十萬個停車位,這就意味著剩下的幾十萬車輛不是正在路上馳騁,就是違規停車,而上述窘境正是《停車》的背景設定,從男主角張震的一樁停車事件開始,不知不覺陷入的一場場都市冒險,從認錯人的祖孫、裝假肢的理髮師、被追債的香港裁縫、從大陸被騙來台做雞的東北妹、緬懷榮景的黑幫老大,到妓院的皮條客,一整個晚上荒誕的追逐浮沈,不僅逼迫著男主角迅速經歷各式各樣光怪陸離的荒謬情境,最重要的,還是讓他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所面臨的情感難題。

《停車》這部電影,絕非你喜歡的類型(不夠優美不夠浪漫),也不至於讓你討厭到哪裡去的電影(主題鮮明故事有趣),高對比色階及獨特美感的視覺風格,馬戲團小丑出場的俏皮音樂惹的大家哈哈大笑與電影中張震上廁所的遭遇是絕配,略帶有Quentin Tarantino的黑色幽默和幹來幹去國罵聲大辣辣刺激著平凡的都市傳奇,因陌生而親近,因親近而疏遠,因疏遠而倍加思念。一張一馳的論調在男主角張震所飾演的陳莫所遭遇的角色中浮出水面。俯拾的人生故事撕裂了規矩的鏡頭,或焦慮或困惑的表情敍述著生活中林林總總的不如意和太痛苦,一如越來越濃重的夜色,以及夜色中懸浮不定的燈光。

電影讓我聯想到台灣另一部電影《流浪神狗人》,相同的電影中無奈傾到出角色人生的遺憾,親情的缺失、困惑的人生、乏味的愛情、社會的冷暖,甚至有相同的身體殘缺遺憾(都是高截扮演),電影悄悄用隱形線將各環節串起來,破碎的段落開始互相舔舐傷口,寂寞的陌生人在彼此的故事裏看到如何珍惜自己的幸福,絕非救贖,但是曙光。

電影展示現代都市的冷漠與疏離,展示人的寂寞與無奈,導演鍾孟宏不會像楊德昌如同外科醫生般,以殘忍的冷靜將都市病放大血淋淋剖析,也不會像蔡明亮夢遊式的囈語,以拒絕的姿態孤芳自賞。他視線所及之處還帶有脈脈溫情,帶著些許自嘲的輕鬆和俏皮,在悲涼灰暗的人生中塗抹幾分亮色。

片子仿佛是夢境的延續一般,我們經常在夢中有相似的經歷。越想幹一件事情,卻越被牽絆。每次醒來之後就會覺得很累。我也不知道爲什麽做這種夢!例如年少時會夢到自己考試一直寫不完,心中開始焦急焦慮,但眼看考卷一面寫完卻翻過頁,既然還有一整頁題目,心裡越荒時間過的越快,下課鈴聲響了,同學大家都交卷了,而我卻哭了!有的人說人做的每個夢都有原因,有的是因爲白天所想,有的是因爲對於現實生活的想象,有的夢就是夢,是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永遠實現不了的。我想這樣的夢是警示自己凡事要多冷靜,要停下來思考,即使被牽絆也不該憤怒。也是一種時常警示自己的思想。

《停車》用一種荒誕戲謔的另類視角,借台北光怪陸離的市井百態,反映了城市居民中最爲缺失的歸屬感。影片中無論是張震的漫漫回家路,還是三樓認錯人的老人以爲因爲缺錢給妻子治病而犯罪最終遭槍斃的兒子回來,“回家”更多的意味著一種內在的穩定和人情感歸屬上的圓滿,那麽杜汶澤所飾演的香港裁縫,曾佩瑜飾演的大陸雞以及金盆洗手的理髮師更多地就如同“汽車”所指一樣,不斷地移動和漂泊的不安。而那個停車位則正好是兩者的仲介:暫時得以安泊停靠,卻又可能駛向下一個未知的地點。影片把形形色色的角色都置於大都會這樣一個樊籠裏,在過去與當下、幻想與現實的混沌遊離,即便試圖遷徙逃離、改變困局,卻仍是在這個樊籠中。因此我相信即便影片最後張震開著車,載著那個在臺北已經待不下去的香港裁縫和無意中“撿”到的妮妮的結尾雖然看似美滿,但實際上這只不過是導演一廂情願地填補觀衆心中對於美滿的缺憾的一種填補,留之觀衆浪漫的解釋空間,因此筆者認爲整部影片的結尾實乃導演對於不完美的世界裏一次完美的意淫。

導演鍾孟宏1997年至今,已執導上百部電視廣告片。熬到現在才推出個人的處女作,很多人說,熬超久才推出第一部電影的導演,不是功力很強很強,就是很遜很遜的濫咖,筆者個人主觀覺得他是………。(你猜的到嗎?)




2 則留言:

missir 提到...

你知道的,我的夢是更殘暴、血腥的,刷刷一堆屍體......

壞胚子 提到...

我的夢總是一些將自己生活搞的很累的事情不斷上演,不然就是夢到小時候打架或是跟人爭執的畫面,然後要打架時手腳卻沒力,整個就是很囧!!

我倒希望自己可以夢殺人狂追殺的畫面或是其他有趣的畫面,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