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1

花樣年華(In the Mood for Love)(2000)-觀後感(重看)

劇情簡介:
1960年代的香港,報館編輯周慕雲(梁朝偉)與太太搬進一間住戶多是上海人的公寓,和某家日資公司的貿易代表陳先生與太太蘇麗珍(張曼玉)成了鄰居。因爲發現各自在外工作的配偶背著他們有了婚外情,周慕雲和蘇麗珍開始見面商討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以及相應對策。

起初兩人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就事談事,可是日子一日接一日過去後,在周圍一幫上海鄰居的閒言碎語中,他們發現配偶的事早空出了他們的腦袋,彼此眼裏只剩下了對方,而刻意回避已生出的感情的結果,是更加刻骨的相思。

觀後感:
最近中了王家衛的毒,奇怪的感覺,以往很多電影看過就算了,雖然有感覺很難讓燃起我重新觀看的慾望,但墨鏡佬的電影卻有種魔力,幾年前看過了,現在又讓我重先拿出來看,仍別一番風味,或許這就是一種韻味,如一泡好茶,會回甘。我迷戀他的影像,如碎片式的敍事風格、搖晃的鏡頭、空洞的眼神、午夜街頭的喃喃自語和逼仄空間中呈現出的一種舊時代的頹敗又神秘的氣息等等,但卻總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講述自己的感受。

每個男人心中難免有一個女神(別說沒有),是一個不會企圖玷汙碰觸的角色,只想遠遠觀看美麗,不願意輕易觸碰凋零,可遠觀不能褻玩焉,張曼玉的美豔蠱惑。仍是那麽不經意的一臉清傲,孤冷的眉,清澈的眼,內斂而透明的笑容,像有一個陌生的靈魂斂翅隱在睫毛的陰影裏。她穿著團花暗錦的旗袍在鏡頭裏行走,高挑的身材,玲瓏的鎖骨,狐仙一樣的背影,好像一陣煙霧漫過。她的身姿與六十年代的衣香鬢影重疊,交割。

電影彷彿張曼玉的旗袍秀,美不勝收,憂鬱的藍色帶紅,典雅的黃色帶白,高貴的黑色花樣點綴,婀娜多姿搖曳的旗袍,昏黃的路燈,梳的一絲不苟的復古髮型,一切欲說還羞的情感,如一張泛黃的老唱盤,在歲月的留聲機中靜靜旋轉。沒有喧鬧的浮躁,沒有泡沫文化的縮影,只是哀婉卻唯美地唱著一首老歌:花樣的年華。一部不俗的電影也隨之遝來,一樣的溫情脈脈。

一直注意王導身邊幾位合作夥伴,尤其美術服裝指導--張叔平更是出色,從早期的《阿飛正傳》到《我的藍莓夜》,設計角色個性鮮明,服裝一直都是王導電影中另一個說故事的元素,少了服裝這環節,王家衛不再是王家衛,風格不再是風格,充其量只是一個還滿會說故事的墨鏡佬,從《重慶森林》王菲的隨性有型,《阿飛正傳》張國榮的紈絝不羈,《春光乍洩》梁朝偉癡情種,《我的藍莓夜》裘德洛高貴雅痞,更別說張曼玉的雍容華貴,張叔平的功勞不可少。另一位當然是杜可風,安靜沉穩鏡頭補抓煙霧繚繞裏的眼神,還有幽暗的燈光,數不清的慢鏡頭,鏡頭不斷的切換,卻又都那麽小,門框,樓梯拐角,廚房的門,扶梯欄杆,西門子的鐘,斑駁的牆面,面鋪外路燈下刷著哮喘字樣的小廣告,和總是出現的大雨……就那麼剛好,不多不少的構圖很讓人陶醉在電影許多小細節中,忘了跟劇情繼續前進 。

王家衛的電影世界觀中,一直圍繞著都市中男男女女的愛情關係,但是很弔詭是電影中的愛情,愛情總是帶著一種遺憾和清淡,像似男女曖昧中又多一點點調皮的程度,那個情感平衡槓總是起伏很大,很難平衡,所以極少看到王家為電影有過分激情演出,或許是世上最飄忽的,莫過於愛情,拿以捉摸,連王導這樣覺得。有時候,它的到來那麽的洶湧,讓人從心中開始被碰撞的徹徹底底。有時它又是那麽難以捉摸,來去都很難看清。

王家衛的電影,如果少了音樂,那電影很難說呈現什麽面貌。熟悉的「Happy Together」「Carlifonia Dream」「忘記她」也讓我直接性帶到他的電影畫面,我們只能說影片音樂和他的臺詞一樣,都是構成他電影的重要部分。可以說在這部影片裏,不懂音樂的人,也會從音樂中讀到了一些東西。影片中那部留聲機不斷播放著主題曲和周璿的老歌《花樣的年華》,不斷播放著很奇妙的爵士樂,這些都讓觀衆想起了20、30年代的舊上海。可是又從不中不洋的爵士樂之中,感覺這是在現在。誘人的華爾茲和絃樂的整體處理,象徵著兩性激情與守舊相衝突的矛盾。這種聲音總是在影片最關鍵的時候響起,而它往往代替了主角的語言,卻恰如其分。有些不能用言語表達的奇妙感情,用留聲機表達起來,卻有些此時無聲勝有聲的通感。

看了幾部王家衛的電影,隱隱約約看出故事和故事間有許多相連性,甚至留下許多讓人耐人尋味的伏筆,大膽猜測,是否王家衛企圖透過自己電影編織一個巨大的電影,每一作品只是一個小單元,而連結起來便是一個大電影,不是沒有原因的,從《阿飛正傳》最後結局,忽然間出現梁朝偉畫面,造型卻似《花樣年華》的造型,沒有說明也沒有理由的就結束,後來《2046》的完成,更讓人覺得是《花樣年華》的延續作品,《我的藍莓夜》彷彿是《重慶森林》的補充版,總總線索一絲一線連接組成的概念,被他明晰地創造並發展起來,那就是人與人交流的願望與這種願望無法實現的無奈始終在交替著,最終總是後者戰勝了前者。很多的時候,我喜歡在深夜靜靜地聽著那些不同故事中的人物的獨白,感到很快樂。這很奇怪,因爲那些聲音聽起來都很孤獨和寂落,卻能感到它們離自己是那麽近,好像就在耳畔響起,很親切。




題外話:兩年前,跟朋友到香港“血拼”,意外闖進王家衛的世界裡,逛街逛到旺角一家復古餐廳用餐,外觀沒有大招牌也沒有明顯特徵,安靜平易近人,走進昏暗的餐廳,安靜的讓人動作僵硬,頓時覺的環境眼熟,跟朋友眼睛互相對上,心中那個答案同時說出:《花樣年華》!沒錯!就是電影中梁朝偉和張曼玉吃牛扒的那個舊式西餐廳,氣氛高雅,東西還好!哈哈!(我當然不免其俗也點了一份牛扒吃啊)



3 則留言:

missir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kit 提到...

花樣年華一直讓我覺得很悲傷,甚至因為我的藍莓夜也用了梅林茂的配樂關係,這個悲傷好像就延續了下來...。王家衛的每一部電影都讓我嚮往到他拍攝的城市,小時候看重慶森林時很想去香港,看完我的藍莓夜我就好想去孟斐斯或是拉斯維加斯之類的,王家衛應該要跟這些地方的觀光局收點錢:P

壞胚子吞電影膠囊 提到...

哈哈!的確,城市都被他拍的浪漫卻有點危險的吸引力,我光是香港就去了好幾次,愛死那個複雜的城市!

我想他一定要來台灣或是台北拍電影,那妳也可以省了一筆旅遊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