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16

Peeping Tom(1960)-(台譯:偷窺狂)觀後感

劇情簡介:
故事講一個叫馬克的年輕人,他是倫敦的一個攝影師,靠拍春宮片謀生;他的業餘愛好是把年輕的女郎弄到攝影機前,在她們意識到自己將被殺害時,拍下她們驚恐萬狀的臉。他的性歡樂就是在一座陰森森的老房子裏欣賞這些年輕女人的恐怖表情。而我們後來知道,馬克的這種愛好和他的童年生活有關。他的父親是一個地質專家,喜歡探索人類的心理和生理對恐怖的承受能力;爲了研究,他父親從小就拿馬克做試驗,用種種恐怖來考驗他:在他熟睡時突然用強烈的燈光把他照醒,或者乾脆就扔一條蜥蜴在他的枕頭上。而且每次,他的父親都會用相機記錄下兒子對各種恐怖的反應。現在馬克的父親死了,兒子承襲了父親的愛好,並將之發揮到最邪惡的地步。不過,一直要到影片的結尾,觀衆都無從知道馬克的那些受害人到底是怎麽死的,爲什麽她們臉上會有那麽驚恐的表情。

影片最後,馬克碰上了第一個他捨不得殺害的女人,21歲的鄰居海倫,他告訴了海倫他是怎麽殺人的:他的攝影機的三角架裝有一個隱秘的可伸縮的銳器,以及一面鏡子,當攝影機慢慢往前移動進行特寫拍攝時,隱藏的銳器就慢慢刺向那些年輕女子的喉嚨,而她們自己可以在懸挂的鏡子上看到自己無比恐懼的臉。所以馬克對海倫說:"你知道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是什麽嗎·那就是恐懼本身。所以我做的事非常簡單,非常簡單。當她們意識到伸向她們的銳器是要她們的命時,我就讓她們從鏡子中自己看自己如何死亡,我讓她們從鏡子裏看到自己的恐懼。如果死亡有臉的話,就是鏡子中的那張臉。

觀後感:
50年代,搖擺樂盛行的年代,英國獨創了漢默恐怖(Hammer Films)電影盛極一時,美國更是在冷戰期間創造出許多天馬行空的怪物電影(Creature Feature),在那戰後的時光,人心惶惶的年代,電影商透過創造許多恐怖電影隱喻著真實戰爭的恐怖性,甚至利用外星人寄生人類體內,並潛藏人群中的黑暗題材,暗喻著防範間諜的白色恐怖。

緊接著60年代,一開始英國就拍了一部讓大家猛烈評擊的Cult Film經典,這部在當年的英國掀起軒然大波的影片,可以說身敗名裂,跟西區考克的《驚魂記》可以說是60年代最醜陋的兩部電影(卻被選為恐怖電影史上影響最大電影名單其中),內容充滿當時無法接受的精神病態殺人和變態行為,但是之中,要表現得並不只什麽借助影像來滿足自己偷窺欲望的表現,而更多的是直指我們靈魂深處,潛藏的一種醜陋和險惡,且猶有來頭的欲望。

電影的主角是一名叫馬克的年輕攝影助理,在馬克所在的這座城市裏連續發生了好幾起謀殺案件,所有被害人都在死前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死裝猙獰,毫無疑問,而這些謀殺案的製造者,就是馬克! 在殺死她們的過程中,他的8MM攝影機完全真實地記錄下了這些無辜死者臨死前的恐懼絕望的表情,並享受著看到這些表情時心理上得到的一種快感。

馬克的病態猶有來頭,從小他做生物研究的父親就喜歡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來恐嚇這個膽小敏感的男孩兒,並用攝影機即時的記錄下他流露恐懼的全過程。這種行爲幫他得到了很多學術研究上的啓示和成果,但卻給馬克的身心留下了難以癒合的陰影,並且給他成人後的病態心理打下了難以磨滅的烙印。

偷窺,是種病嗎?
相信很多人都有偷窺的經驗,偷窺本身的罪惡隨著時間的發展和時代科技的進步,有些時候似乎已經不在我們譴責的範疇之內。前陣子,轟動一時的陳冠希慾照風波,網路流傳散播著偷拍照,彷彿於癌症病菌般一發不可收拾,擴散的速度比我們想像中還快,我想原因很簡單,有人想看就有人想傳,一種好奇心作祟的反應,窺探心理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隨時都會出現,我們誰都禁止不了這種欲求在大腦中的蠢蠢欲動,那種強烈的好奇心是人類與生俱來的,一種徘徊於錯與對邊緣的狀態。我們能夠的恪守的就是不違背道德,不違背一個做人的道德,也許那就不算是罪惡了吧?

本片也算是將電影帶領到殘酷的階段,作爲一部心理恐怖類型的電影,它的實驗風格鏡頭語言的運用在當時60年代的電影當中已算創新,有其片頭一開始,以8厘米攝影鏡頭中投出,第一視覺角度(就是主角本身)拍攝著站在路邊的阻街女郎,談好價錢進入到房間內,鏡頭沒有移轉的意願,像蜜糖沾滿全身,蒼蠅緊迫盯人的跟隨黏貼,緊接著緩緩的前進,並上演著殘酷的兇殺。對於觀眾還說,過於真實了,彷彿自己拿著刺刀親手將那位阻街女郎刺死,心理投射的成面過於直接,讓當時話題十足。

還有另一個理由就是,這部描寫變態謀殺的影片,並不是用一種批判的角度來抨擊這個心理變態的罪犯,而是用了一種憐憫的視角,來描述這個攝影師陰暗心理的由來以及毀滅的過程。其實我們有些時候在憐憫或者悲哀影視作品中人物的同時,那是不是也是對自己影子的一種憐憫和悲哀呢?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現在的社會最厲害的是到處充斥這樣的人(媒體)
,而更是公開化進行而不知不妥。雖然覺得他令人同情,但殺人就是不對。ps.看到他小時候受驚嚇的樣子,其實我也覺得很好笑,因為我也喜歡偶而逗弄小動物????!!haha
這不適人的本性嗎!?

壞胚子吞電影膠囊 提到...

的確,媒體才是最恐怖的利器,開膛破肚的將人的醜陋面放大鏡般放大,造成受害人二次傷害,卻在社會中飾演著維持正義的吊詭角色,好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