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6

奇幻的文藝愛情電影 / 有一天(One Day)(2010)-觀後感

劇情簡介:
在無數個平行的時空中,他們終將分離,然後相遇。

2009,來自旗津的女孩總是夢見同一個夢。夢裡,看不清臉孔的男孩大聲呼喊著,但她總是聽不清楚。

漆黑無盡的星夜裡,她在一艘航行中的客輪上遇見了一個神祕男孩,他聲稱自己是她未來的戀人,而現在,他們正在經歷一場即將改變彼此命運的夢!女孩懷疑男孩口中荒誕的故事,但是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件,讓她開始相信,男孩可能是她不斷夢見的那個人,註定在她的生命中留下印記……。

觀後感:
「這我有夢過耶!」大家應該有這樣經驗,夢到一個場景事件,在現實生活中後來果真不謀而合出現,有種預言式的弔詭感;剎好前幾天去看了國片《有一天》, 導演就是講這件事,意外感受到年輕導演侯季然的用心和企圖心,透過電影架構一個平行宇宙時空曖昧地愛情悲劇。

電影別有台灣電影獨特的文藝感和安靜感,而本片略帶有些科幻和驚悚(印度人追殺橋段),超現實畫面如夢如詩,航渡在金門與台灣兩島嶼的渡輪,夜晚平靜無浪的海峽中,颱風天前的月光明亮額外刺眼也顯得船隻孤獨,收音機傳來麥克傑克遜的死訊和船上阿兵哥宵夜泡麵味,一切好不真實,彷彿就在夢中。在島嶼和另外一個島嶼之間,在寂寞與另一個寂寞之間,除了思念與不斷的思念之外,或許只有夢,才是最親密的距離。

導演透過現實生活中的記憶結合回憶,點點滴滴的生活經驗,累積成夢境,男主角每天待在鳥籠般的K書中心,特別的場景安排,一格一格個人獨特的小空間,昏暗拘束,看似小天地卻壓抑而制式化,後來船上的空間,恰好也彷彿K書中心裡頭的格式,小而密的廂型,凸顯著現實生活的投影壓力。

時空穿插錯亂來說明電影似乎不恰當,基本上電影劇情時間軸是正常運作,而只是導演透過電影剪接語言,主角們共同做的夢境當作事件為主的設計,只不過是女主角在一年做這個夢,而男主角在一年後做這個夢,兩個夢的主人現實時空中的時間點完全沒重疊,透過這樣巧妙的安排建築一個不能說的秘密。我們都做過許多夢,在夢中,總是不斷的邂逅著某些人,有些是已經認識的,而另一些,卻是令人熟悉又或許陌生的臉孔。夢一直是人們深感興趣的話題,佛洛依德認為,夢是淺意識之窗;科學家則說,夢是腦在作資訊處理與鞏固長期記憶時所釋出的一些神經脈衝。而導演兼編劇侯季然卻給了我們一種文藝式的浪漫解讀—為什麼會夢見他(「他」也許是一位少年、一位少女、一個印度人,甚至是一匹馬)那是因為,他們都做過相同的夢,因此才會在夢中與對方相遇。

台灣電影好看就是那個熟悉感,電影中台北火車站附近的K書中心,高雄的85大樓,每個場景都是離我們很近,很親切。整部片男女主角對話時的一顰一笑,都浪漫得令人融化。片中極簡的鋼琴配樂,扣人心弦地與畫面契合,鋪展開電影的感染力。

2 則留言:

王婷珊 提到...

生存乃是不斷地在內心與靈魂交戰;寫作是坐著審判自己。.................................................................

黃惠雯 提到...

好文章給我好心情,謝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