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4

Les diaboliques(1955)-(台譯:浴室情殺案)觀後感

劇情簡介:
敘述一個殘忍成性的男人不斷淩虐柔弱的妻子和固執的情婦,兩個女人再也不堪這種酷刑式的對待,因而決定聯手將男子殺害,並將屍體丟進游泳池,但之後將泳池的水抽乾時卻赫然發現屍體早已不見蹤影...。

觀後感:
早先看過香港Cult Film導演桂治洪代表作的《邪》,電影融入了謀殺、鬼怪、陰謀、懸疑、宗教等元素,電影劇情鋪層一環扣一環,絲絲入扣的故事讓人著迷,頗有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諷刺意味。後來才有機會看了本片,恍然大悟發現桂治洪導演必定觀看過本片,以本片故事最為參考範本。

電影中,角色設定上的安排也別出心裁,電影最重要的兩位女性,更代表著時代上的女性地位思想過轉變,妻子克莉絲蒂娜,設定上體弱多病,不敢忤逆象徵父權主義的老公米歇爾,雖然有怨言卻也是暗自悶悶承受,總是身穿白色系長洋裝及傳統婦女服裝,一頭浪漫長捲髮搭配那雙楚楚可憐大眼睛更顯得弱不驚風,思維保守而善良,個性是演變成她的弱點,象徵傳統女性的代表,她的迷惑、恐慌,最終極端恐懼,引得觀者與她認同,被巧妙懸念和緊張氣氛蠱惑;另一位女性情人女教師妮克勒,與妻子克莉絲蒂娜有全面性的不同,俏麗短髮及現代化褲裝和中性裝扮,總是忿忿不平個性嶄露無遺,對任何事件有極主觀式的思考,象徵著獨立自我的新女性,不再懦弱。此外影片中對“水”(浴缸、游泳池、水窪……)的運用,及兩位元女性角色的女權特徵及潛在的同性戀傾向成為電影學者分析此片的切入點。

電影中採用一種主觀式的鏡頭表現,將鏡頭所能暴露的事實更多的集中在個別角色的角度,一方面加深了觀眾發掘真相的樂趣,一方面也很好的將事實隱藏在鏡頭的表像下。表現在一些場景上,便是引導性很強的鏡頭設置,視線的角度被障礙縮窄,拉開真實時間與電影時間的差距(或者是產生心理上的錯覺時差),可以牢牢的牽住觀眾的情緒。和成熟時期的美國黑色電影相同,對角色心理,尤其是恐懼下的扭曲情緒的描摹也很精彩。

懸疑片和懸疑小說面臨同樣的問題,就是控制線索的釋放節奏。鏡頭因其影像的真實性,所以在隱藏事實的技巧上明顯要比文字更動腦筋。

許多人認為,希區考克是一代驚悚大師,但其實希區考克當時拍攝《驚魂記》受本片影響也頗深,如人死而復活、浴室殺人,甚至旋轉水流沖下浴缸的特寫鏡頭(角度有所調整)。擺動的頂燈製造的怪誕陰影。不曾露面的神秘的旅館客人,只有一套乾洗好的衣服作為存在的憑證——此細節後來出現在希區考克另一部經典電影《西北西》(North by Northwest)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