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2

Pink Flamingos(1972)-(台譯:粉紅色火烈鳥)觀後感

劇情簡介:
影片的主角是一個肥胖的女人,自認爲是“世界上最汙穢”的人,她可以把在肉店偷來的肉塞進陰道,也可以把地上的狗屎放進嘴裏咀嚼。影片的另一組主角是一對同樣變態的夫婦,這對夫婦專門強迫被綁架的婦女受孕,然後將出生的孩子賣給別人。影片就在雙方不可避免的衝突中展開,最後,胖女人贏得了勝利,解放了那些被關押的婦女,又槍決了這對夫婦。

觀後感:
John Waters這位導演,沒想到品味如此惡劣,讓我大感意外,拍了一部惡名昭彰的Cult Film,從此被冠上「噁心王子」的稱號,電影中將人類身體上所分泌出的所有液態成分都出現在電影中,唾液、血液、體液、汗液、精液、淚液、尿液、屎液通通不放過,而最具爭議之處是因爲展現了人工授精、口交、吃屎、獸奸等鏡頭,大大超出了普通觀衆的心理承受能力,堪稱史上最噁心電影之一。

導演John Waters以荒誕得近乎無賴的方式蔑視了一切道貌岸然者,在他不合常規的調侃面前,假正經們無能爲力,只能干瞪眼。導演的目的更簡單,他只想拍一部名叫《粉紅色火烈鳥》的電影,甚至從來沒想過要造就一隻世界只有唯一一隻的“鳥”。而它是一部絢麗的電影,表現的,太表現的。人性的,太人性的。這個粉紅色的火烈鳥是一自認爲是“世界上最汙穢”超級肥胖的女人。

雖然電影手法和內容看似荒謬無政府主義,玩弄著秩序和道德觀的界線,嚴重踐踏人類文明價值觀標準,觀影者只能眼睜睜看著導演這樣胡搞瞎搞,毫無招架之力,但相信導演不是為了破壞而破壞,John Waters把無業遊民和中產階級捏在手掌心,狠狠的惡搞了一番,當然結局也是俗套的無產階級戰勝中產階級的劇情。灑狗血也是不費餘力的,所以不入眼。演員一個個擺明瞭我是來演誇張喜劇的姿態,一本正經,用力過度,抑揚頓挫的念著臺詞,好似在演舞臺劇,怕觀衆離舞臺太遠,看不到表情轉換,情緒變化,所以低俗到不行,但是那又如何,這就是Cult的意義和精神表現,也成為反主流文化標誌,喧鬧無序時代的個人反叛方式,創造者與接受者都有“突破禁忌”的狂熱。70年代開始,越戰後,人權運動後,幻滅的憤世嫉俗的嬉皮們,將未能實現的理想主義釋放進黑暗影院,共同仰慕怪異的電影圖騰。反英雄,反權威,反一本正經。導演與作品更近,觀衆離作品也更近。他們同在邊緣,但因有歸屬感和認同感而不孤獨。如導演John Waters所言,午夜場觀衆的群體瘋狂,幾乎如宗教儀式。(Cult Film後來也有人翻作邪教電影或是儀式電影,都OK啦~)

本片電影本身的價值感和存在感,相信遠超過觀看過電影觀眾的評價,本片後來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列爲"美國喜劇電影”的代表作品之一。”我想這個殊榮不是簡單的搞笑片可以得到如此的待遇,必有他藝術上和學術上的貢獻而賦予如此高榮譽,Cult Film在傳統文化邊緣,今日,它們憑藉品味低下、辛辣嘲諷的幽默感招搖過市,人們對怪異的推崇慶賀、對性愛多樣性的支援,影響了當代美國主流流行文化特徵——它們完成了從邊緣到主流的旅程。後來聯想起台灣知名另類藝術家陳界仁,看過他的作品的人都印象深刻,他以電腦修改歷史刑罰照片的方式,創作了《魂魄暴亂》系列作品,或是2000年又以直接拍攝的形式,開始了探討「虛假未來」的《十二因緣》系列作品。他對歷史和影像與權力的思考,通過犀利並令人驚駭的影像,似乎都帶有Cult的味道,以驚世駭俗的畫面,架上歷史獨特見解而轉變成作品的創作理念,也讓他在台灣當代藝術家中風格極為強烈特別。

美國某位電影評論家說:這些電影最初目的是點觀眾,讓人們清醒,思考……一旦被主流吸收,這種意圖就被消解了,剩下的只是它們震驚觀眾的力量。

據說:這部影片裏演員們所吃的大便和狗屎,居然是真實的。導演還特意去諮詢了醫生,吃了狗屎的最壞的結果是什麽,醫生說,小狗有腸胃疾病的話,可能會讓吃狗屎的人染上縧蟲。於是導演去找了一隻健康的小狗,看它熱乎乎的拉完,再放進嘴裏……


3 則留言:

kit 提到...

這這...這部片好難接受ㄛ...
XD

壞胚子吞電影膠囊 提到...

我第一次看時
超傻眼的
跟你的反應差不多

Unknown 提到...

明明是崩壞的波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