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6

淺談Michael Jackson音樂視覺理念

雖然MJ所“正式”拍過的電影並不多,多半是客串角色為主,但最讓筆者津津樂道莫過客串《MIB 2》中生活在地球上的外星人一角(另一員則是The Ramones的主唱Joey Ramone,他們兩都有被傳出是外星人一聞),自娛娛人的方式真高招。另外有人說,MV在八、九十年代盛行,深深影響年輕一代,有部分原因是來自MJ精緻製作出像電影一樣精彩的MV,廣泛熱播。1983年,MJ推出新專輯《Thriller》,MJ親自監製和設計舞蹈,並由《An American Werewolf in London美國狼人在倫敦》《The Blues Brothers福祿雙霸天》導演John Landis操刀,MV經常長達13分鐘,《Thriller》這是一部改變MJ命運的MV,包含了日後MJ種種出現過的MV風格和原型﹕黑暗、驚慄、天使與魔鬼化身——片中MJ帶女友到戲院看恐怖片,女友受不了而離開,MJ跟她走到黑暗的街上,然後化身成僵屍(活死人),跟一群突然出現的僵屍,一起在街頭熱舞,女伴看得目瞪口呆。本來應該是戲院內的影片才出現的驚慄劇情,在戲院外一樣發生,戲中有戲。最後從超現實中回到現實,女伴在家回過神來發現只是一場虛驚,MJ上前安慰,一個特寫,才發現MJ雙眼露出青光,是鬼——是天使與魔鬼化身,處身現實中的超現實國度。

MJ總是喜歡將自己變身成動物及其他神秘事物,包括《Thriller》中的狼人變身及Zombie形象,也經常自比為黑豹(或黑貓)《Moonwalker》電影中也曾出現變成兔子,靜若處子,動若脫兔。《Black or White》MV中,MJ就從黑豹轉化過來,透過轉化成新肉體,破壞傳統和陳舊,重新詮釋人對古老身體的框匛,開始對新身體的見解,甚至可以透過外力改變原本之形體而達到某種層面的滿足感,也間接看出MJ對整形與變形的熱愛和迷失。

兒童也是MJ這一輩子最大的痛,他一生總是為了兒童奔波,他所出現的地方永遠會有兒童的存在,包括MV和電影,《Black or White》由電影《小鬼當家》的男童星帶領開始,男孩愛好在房間聽歌跳舞,但被保守父親責罵,連帶把房間內的MJ海報也撕毀,從而激發起男孩推出巨型喇叭,架上墨鏡,在父母面前瘋狂彈電吉他。《Black or White》歌曲意識良好,世界不分種族黑與白,實行音樂大同(MV變臉的特效,連現在愛德X斯假髮廣告都還在使用)。《Black or White》MV後半段,與歌曲無關。MJ一人在黑暗的廠景街頭,跳舞、呼叫。他奮力打破汽車及所有玻璃(玻璃寫上了不同文字及符號,其中一個是納粹符號),他要打破一切不公平、漠視平等和人權的意識。他的MV經常出現「爆玻璃」場面,除了是刺激視覺的效果,意識上充滿了「打破」、「突破」的意味。

半小時的音樂電影《Ghosts》。片中MJ更是重玩鬼怪及變身遊戲,他飾演被當地市長視為瘋子的恐怖豪宅主人(有點像肯德基爺爺),市長帶領家長和兒童來到豪宅,企圖驅趕他(以經典恐怖《The Haunting》為參考)。MJ不慌不忙,招呼這群來意不善的家長兒童,掛笑面,不斷炮製驚嚇及恐怖場面,令來訪者「盡興而歸」。家長和兒童愈嚇愈開心,甚至對MJ完全改觀。片中多次特寫兒童,強調他本人天使與魔鬼的身分,盡情與鬼怪僵屍跳舞,重驚嚇元素,展現暗黑世界——全都是典型MJ的音樂電影的風格和意識。

罪惡,也是MJ「揮之不去」的風格。《Beat It》、《Bad》,及後來精彩絕倫的MV《Smooth Criminal》,都充滿黑暗與罪惡、毒品、流氓、幫派、街頭與打鬥、槍擊與豔女。或許這就是MJ未成名前,成長面對的世界(黑人文化)。

1984年,非洲衣索比亞等地區的人民,長期處於饑荒與營養不良而死亡,Lionel Richie和Michael Jackson合寫出到當今現在仍不斷傳唱的《We are the world》,MJ總是扮演著為地球發聲的歌手。MJ在1996年創作《Earth Song》時,他說他是用感受地球受到巨大創傷的心情,來寫下這首歌曲。在MV中,他用了極其震撼的戲劇效果,在一片狂風怒號、閃電雷鳴當中,將地球的怒吼之聲,表現的狂暴又傷痛。比高爾(Al Gore)《不願面對的真相》紀錄片早了十年發行,《Earth Song》的影像涵蓋了乾旱、濫伐森林、過度魚獵、環境污染以及戰爭...等人為的生態浩劫。而在當時,地球暖化與氣候變遷都還是尚在發展的概念。

而其他MV有些沒有深度背後意涵,卻不乏豐富的視覺元素,也將MV層面帶領到更高的境界,當然令人眼花繚亂的舞步,以及名星的參與。在《Jam》的音樂電視中,兩個MJ一起出現MV,Michael Jackson和籃球巨星Michael Jordan一起打籃球和跳舞,Michael Jackson教導Jordan跳太空漫步舞步,當然憋手憋腳,後來Jordan用精湛球技灌籃美技駁回一面;在《Remember The Time》中喜劇明星艾迪·墨菲則飾演一位埃及國王,試圖取悅她的妻子(由名模伊曼扮演),籃球明星Magic Johnson(又是另一個MJ)扮演國王的侍衛,在長達7分鐘的錄影帶中,MJ又唱又跳最終取得了伊曼的歡心,最後也是變身不見;MJ與超級黑模Naomi Campbell在 《In The Closet》中排演一對情侶。但最經典可能是Michael 和Janet一起合作的《Scream》,那支mv總共花了美金700萬充滿未來感的背景時空,一起跳舞那畫面如此讓人熱血沸騰,《Scream》這支MV全程黑白,場景是描述 Jackson 兄妹在太空船上的生活,船上的擺設相當具有未來感,線條簡單俐落,十分前衛。不過他們很敢砸錢,昂貴的花瓶、電吉他都可以成為被破壞的對象,看在觀眾的眼裡只覺得是一張張鈔票。

要以文化符號角度去解構/重構MJ,除了收看他精彩的MV和瞭解他的童年外,還得從他的「白手套」象徵、音樂錄像中的形象、舞臺上的角色《Billie Jean》,及多次整容的後現代身體,才能拼砌出一幅較完整的圖像。

中國人所說的一句話:「人死爲大」這是中國人最起碼與核心的人生觀,要尊死者為大。所有是非成敗所有的奇跡都隨躺下那一刻而逝,不要再利用它的名氣炒作話題及各式各樣的揣摩假設性問題,剩下的是我們的懷念和思念。

1 則留言:

受害著也是加害著 提到...

我想麥克~因該很討厭自己,
才不斷的整容
因為小時候的陰影造成的
人都會抹不掉的陰影
不論你多有錢有權
陰影還在的話~就是快樂不起來
他對音樂,影片,舞蹈有很好的正面影響

懷念MJ........WE LOVE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