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4

這是串的大條了! / The Human Centipede III (Final Sequence) (2015)-(台譯:人形蜈蚣3)

劇情簡介:
Dieter Laser在片中飾演一位性格暴躁的典獄長,他統領的這所州立監獄的囚犯暴動次數、 醫療支出和獄警調動次數全都排名全國第一。更關鍵的是,他認為這些囚犯和州長沒有給他應有的尊重。他嘗試過許多懲罰手段,依然無法讓這些囚犯守規矩,州長也給他下達了最後通牒:要麼就管好囚犯,要麼就關掉監獄。在自己得力助手德懷特的建議下,他想出了一個極具“創意”的想法, 這樣可以管理好囚犯,還能省下數百萬美元,而這個創意正是來自於《人形蜈蚣》電影!

觀後感:
當初電影內容未公開曝光前,遠在美國的朋友,已經偷偷告訴我有關惡名昭彰的《人形蜈蚣》即將拍第三集(真不懂那些資金哪來的),而且這次導演變本加厲,打算一次性要將整個監獄人串人的驚人點子,當時聽到這消息,只覺得可笑及瘋狂,果然不久預告片公佈,群體驚人的大規模人形蜈蚣確實使人傻眼及震撼,讓我聯想起遊戲”貪吃蛇”,當然也讓筆者開始期待這部惡劣電影,畢竟前兩集都有看過,要罵也要從頭罵到尾,有時候覺得自己彷彿是壞品味電影的神農氏,嘗百草的精神,估計這部不管是神作或是劣作,勢必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及不堪入目的視覺玷汙。

畢竟宣稱這集是最終篇了,為了讓大家清楚整個系列來龍去脈,我就簡單回顧一下前面兩集內容(有這必要)。在第一集的時候,導演Tom Six還只是個輕微變態的壞品味混蛋,等級差不多初中生,他既然異想天開將典型旅遊公路殺人狂的故事,揉成一個變態醫生,讓兩女一男串連在一起,口接肛門的方式,有趣得是導演設定讓男性主角「OrzOrzOrz」的第一位,而且還是個日本人,後面連結了兩個金髮美女,這安排太詭異了,環環相扣連結著三個人,三人成為人類史上最尷尬也最怪異的人體異形。這一集坦白說頗敗筆,電影中主角個性及犯案動機完全慘白看不到,有點為了做而做的感覺,儼然如業餘編劇寫的學校習題般得爛故事,只是電影形式大過於內容,畫面血腥,但是不算髒,整個色調光明,嚴格上只算是差強人意B級虐殺電影,原本想應該這惡夢到此為止…。

但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陰,電影引起影壇騷動,導演聽到眾多影迷及各界褒貶聲音,既然促成他又拍了第二集。(導演真調皮)

《人形蜈蚣Ⅱ》在劇本和畫面上的安排處理,更多Culf Film的味道,故事講一個宅男保安,每天只看《人形蜈蚣》DVD(導演真自戀自己作品),母親對他的辱駡,使他的精神臨近崩潰的邊緣。他租了一個倉庫開始模擬德國醫生,實施他的“偉大”的人形蜈蚣計畫。在第二集中,導演Tom Six已經變成人間失格的高端混蛋,學會拍攝各種變態及血腥畫面,大辣辣呈現,而且“人形蜈蚣”人數更勝前作,演員Laurence R. Harvey更演活了劇中馬丁角色,低俗怪異行徑,與冷漠麻木不仁的表情確實到位,使電影增添更多變態的空間,值的一提,導演依舊學不會講故事技巧,而只會用片段片段畫面來填滿這不算短的電影長度,唯一算有劇情安排之處,就是導演很愛將自己作品中置入自己作品,這樣安排會給電影多了一層思考空間,換句話說,其實是導演對自己電影的反思與判斷,透過劇中演員與作品的評論和互動,如電影中馬丁瘋狂喜歡《人形蜈蚣》,甚至將人體實驗如法炮製實踐,幾乎等於導演強迫我們無條件接受他作品的一切,說白了也是一種瘋狂自戀的高級手法。

簡單介紹完前兩部,可以來說說最新一部。
在說之前,先讓我清清喉嚨,咳咳…
WTF!!!(大喊)

《人形蜈蚣Ⅲ》的出現,沒有將這系列推上更高領域,只讓它更臭名昭彰,頓實會覺得前兩部真是美好,尤其第二部,堪稱這系列最佳一部。

導演Tom Six的夭壽程度,已經超出地球人的忍耐極限了,孩子你變成這樣,你媽知道嗎?! 《人形蜈蚣Ⅲ》根本是導演藉由自己作品,蠻橫自私發洩對傳統道德觀及人性本質的破壞及踐踏,完全抵觸人類正常思維舉止及觀影品味的底線,我坦白說,我不算保守,領會過許許多多形形色色看了會下地獄的電影和影像作品,基本上也練就一身好本領,卻沒一部電影讓筆者觀影過程如此煩躁,而不是恐懼,心中那把無名火不斷竄燒,因為電影太多無意義謾罵字眼四散,各種汙辱怒罵,種族歧視,女性歧視,甚至制度歧視,能罵的都罵,膚淺的表現一個專制管理者的形象,F開頭的連砲彈,過多使人煩躁。

總覺得很難用平靜而理性的句子去描述劇情,因為在一定程度上,這部片子的目的在於赤裸裸地展示暴力。《人形蜈蚣Ⅲ》講述一個囚禁全國最惡劣犯人的監獄,犯人經常鬧事甚至反抗管理,於是瘋狂典獄長和得力助手聯合想到一個既省成本,又可有效管理犯人的方法,變是“人形蜈蚣”。這一集雖然在色調走的是色彩明亮,不像第二集是黑白灰暗調性,但整體電影觀影後,使人讓人感到心寒及蒼白無力感,畫面一幕幕除了歇斯底里的怒罵聲外,許多莫名的暴力畫面上演,閹割睪丸,烹飪睪丸,反折手臂破裂性骨折,熱水燙臉,開槍爆頭,虐屍,姦屍等殘酷舉動,其中,甚至最最最讓人匪以所思和天地不容的”頂你的腎”,這真是大開眼界,”頂你的腎”顧名思義就是將人腰部區域,腎臟的部位用刀子劃開一道傷口,然後用第三者將陽具插入傷口,進行抽插行為,使其達到高潮才罷休,寫到這裡,還真佩服導演的創意。

《人形蜈蚣Ⅲ》讓筆者聯想起《索多瑪120天》(Salò o le 120 giornate di Sodoma) (1975) 同樣是暴君統治奴隸,同樣噁心與暴力兼具,更一同使用性及階級來襯托自己的地位,而社會生活中,性不僅是欲望是滿足,也是一種征服。所以性本質上是一種權力關係,涉及支配與被支配的。男人通過性行為征服女性,獲得優越感。性是男性征服的標誌,也是男人侮辱人的方式。一個男人罵“幹”,就達成了某種優越感,因為不管在現實中如何,至少在理論上,他是可以“幹”的,而能幹就意味著淩駕于對方之上,使對方不再高高在上,或咄咄逼人。而導演雖然瘋癲想法”頂你的腎”,意味著逆反過來的推翻主權,而不是單純的性,更是不合理及非人性的(恐怖主義),也隱喻著沒有永遠的絕對,也沒有永遠的老大,風水輪流轉。

權力使人腐化是人人掛在口中的老話,但將它化成如此具說服力及震撼性的「表現」,將這樣的結果最徹底的一面表現出來,本片確實有做到這點。權力誰人不愛?本身有權力的人,只有渴望得到更多的權力;沒有權力的人,也會有對擁有權力有種盼望。當人因權力而自我膨脹到一個目空一切的程度,他會自以為神,以為可以決定他人的生死,強逼別人接受自己訂定的「遊戲規則」。

電影重頭戲就是大規模的“人形蜈蚣”,導演Tom Six除了滿腦瘋狂變態虐殺想法,其實,筆者還意識導演有濃濃的戀屎尿癖,這說法從何說起,不難發現,從第一集《人形蜈蚣》開始,光是 “人形蜈蚣”的原始想法,將後者嘴巴縫合前者肛門,使消化系統成唯一通道,這就已經不攻而破導演迷戀糞便的動機,隨後導演在電影中總是有意無意安排“人形蜈蚣”進行排泄物的過程,前者排後者吃,看著那生不如死的受害者進行消化腺運作,電影中主角總是驕傲享受觀看著過程,更在第三部當作一個議題發揮,為了節省監獄裡的伙食及排便問題,用“人形蜈蚣”是最有效的,這完完全全是導演內心完全投射反應,雖然沒有另外變態導演 John Waters電影中請演員直接吃狗屎來的震撼,但無疑內心缺陷及病態的戀屎尿癖好者。

電影形形色色的怪異個性人物,歇斯底里的典獄長、阿諛的希特勒助理、性感女秘書、州長、電影製作人以及“人形蜈蚣”的組成者們含沙射影了很多真實存在的人。像典獄長那樣歇斯底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小人。像助理那樣巴結上司、沉默不敢言的透明人。像女秘書那樣用身體換利益的小姐。像州長那樣表面人模人樣,為了成功心黑了一片的政府官僚商人。 像電影製作人那樣表面風光滿腹詩書,但真上戰場就嚇尿的膽小鬼。像無數囚犯,奴性與畏懼。

電影最後,在荒蕪的棕黃色裡,站在高塔上拿著喇叭大喊的典獄長見證的人性的滅絕和至高無上的統治權。 他們只能向他下跪,只能向他求饒,真是諷刺啊!

相關連結:
最低俗醜陋的人體實驗遊戲 / The Human Centipede II(2011)-(台譯:人體蜈蚣2)觀後感











1 則留言:

random 提到...

一直都有留意等著你的更新呢 最近很忙嗎? 期待你的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