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2

Precious: Based on the Novel Push by Sapphire(2010)-(台譯:珍愛人生)觀後感

劇情簡介:
《珍愛人生》是一部激勵人心、誠摯感人又充滿希望的動人電影,描述一名黑人少女Precious:她的人生拿到一手爛牌,又胖又醜還經常受到很大的屈辱,但是她從來沒有想要放棄自己。

觀後感:
《珍愛人生》 是部有知覺性的電影,讓筆者觀後感到疼痛和悲痛的感覺,難以言盡看這部電影時筆者心中的抗拒與恐懼,那些粗俗的話語、強暴的廝打,在於我感受,是如此大的衝擊。筆者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抽氣聲,一路膽戰心驚以至於窒息、心痛、落淚。

電影所呈現出來的一幅滿目瘡痍的圖景,唯獨它在指點了出路之後,又在終點處用愛滋病築建起一堵生與死的壁壘,彷彿是老天爺無情的玩笑,苦難都是難以言說的。當一個昏黃慘淡千瘡百孔的居所不能再稱之為家的時候,女主角Precious每次踏入“家”門,總會給人傳達出一種惶恐與不忍;當外部世界又是如此不仁以致於歧視的目光繼踵而至的時候,Precious難免會被視為怪胎。或許是因為天生的幾分愚鈍,又或者是後天噩夢般的生存環境摧殘了她的認知能力和自尊,激發了她用拳頭保護自己乃至在他人身上發洩的本能,但在這具木訥封閉的軀體之內的確飽含著一股倔強的生命力,在夢想的支撐底下艱難前行。幸好影片還不忘頌揚那些為改善黑人社區貧困落後的局面而作出努力的社工和教師,是她們的不離不棄與母親的專制蠻橫之間構成了鮮明的反差,在名存實亡的家庭之外重新築建起一處精神家園。

Precious生活在紐約黑人區的一個畸形家庭,在Precious未滿十歲的時候他的父親強暴了她並使她懷孕,隨後她生下了一個智障的女孩;而在Precious十六歲的時候她遭到父親的第二次強暴並懷上了一個男孩,同時她父親也把HIV病毒傳染給她,事實上她當時並不知曉自己已經被感染。
  
Precious一直活著她的幻想中,她幻想她的數學老師成為她的男朋友,並在將來的某天成為她的丈夫;她幻想她母親溫柔的安慰和愛撫;她幻想她自己是個好萊塢明星,華麗地走在紅地毯上,男人為她著迷...但事實是:母親的虐待、被開除學籍、兩個孩子和HIV positive。影片的思緒很貼近Precious的生命脈搏,縱使瀕臨谷底,也不會矯情地訴說Precious的苦難,而是緊緊貼近她的心態,用苦中作樂的夢想去減輕加之於身上的痛楚,每當她受苦的時候,我們都能夠伴隨靈魂出竅般的珍愛在夢想的舞台中馳騁。細細品味現實與夢想的落差,繼而在無可奈何之中發出一聲無可奈何的嘆息,最後折服於Precious這種樸素粗獷的生命力之中。筆者連想到 Björk飾演《 Dancer in the Dark在黑暗中漫舞》中,編導也用悠揚的歌聲和舞蹈驅走苦澀悲情的配樂,一如本片Precious和 Björk 在逆境之中被激發出來的達觀,悲觀到極致就樂觀,最壞打算都這樣了,還有什麼比這狀況還惡劣的豁達想法,自然而又不矯情。

不斷想到Precious說的話「有些人像是在隧道裡,也許唯一的光在他們的心裡,即使他們在走出隧道很久,他們的內心仍是與世隔絕。」F 是FUCK的首寫字母,Precious在這樣的第一意識下寫出來的單詞,如此讓人辛酸,在Precious的回憶片段中,會反覆的讓人聽到這個詞。沒有什麼比冷漠更加使人消極,沒有什麼比冷嘲熱諷更令人難以低迷,內心深處的絕望是最毒惡的蝎子,在你無助的時候,在你難以支撐這一切的時候,給你致命一擊,當生活不再使我們難過的時候才是我們成熟的開始,我們能做的事是更加堅強,就像以暴易暴。

《 珍愛人生 》電影成功除了劇情故事感人,另外一原因不外乎是表演,在飾演Precious的 Gabourey Sidibe 表情上感受不到誇張的大起大落,只有略帶麻木和在社會熱心人士幫助底下催生出來的絲絲細膩變動,眉頭深鎖著許多無奈和現實殘酷。飾演母親 Mo’Nique的角色本身就是極為精彩,在大段對白大量特寫和犀利的氣場烘托底下,釋放出驚人的爆發力。只要她一出場,從場面上來說,已經成為了她的獨角戲。特別是最後一場戲,這個價值觀嚴重偏頗的母親,在無奈和寂寥的處境面前終於袒露自己的心聲,那種落魄的傷感得到了全方位的詮釋。



1 則留言:

Grace 提到...

我也喜歡你這篇的推薦!